· OA系統          · 營銷管理          · 經銷商管理

在線客服
客服熱線
400-1022733
客服組:
在線客服
QQ:
服務時間:
8:00 - 24:00

Copyright ? 2017 珠海豐炎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全國免費服務熱線:

400-1022733

 

珠海豐炎科技有限公司
zhuhaifoyen technology co.,ltd.
地址:珠海市金灣區三灶鎮機場東路288號D棟5樓
Tel:86-756-6335577(10線)     Fax:86-756-3891213

資訊分類

福建5歲女童輸血染艾滋 官方稱醫療機構無過錯

福建5歲女童輸血染艾滋 官方稱醫療機構無過錯

【摘要】:
近期,福建一名5歲女童毛毛(化名)因輸血感染艾滋病事件,引起社會廣泛關注。據該省衛計委調查,毛毛因在手術過程中輸注“窗口期”血液而感染艾滋病的可能性極大。以目前的科技水平,這種風險不可避免。因“窗口期”輸血感染疾病并非個案。對于此類無過錯造成的傷害,誰來買單?對此,福建省衛計委醫政處處長楊閩紅表示,根據相關法規,對于輸注“窗口期”血液引起的HIV感染,血站和醫療機構并不存在過錯行為。福建省衛計委表

近期,福建一名5歲女童毛毛(化名) 因輸血感染艾滋病事件,引起社會廣泛關注。據該省衛計委調查,毛毛因在手術過程中輸注“窗口期”血液而感染艾滋病的可能性極大。以目前的科技水平,這種風險不可避免。

因“窗口期”輸血感染疾病并非個案。對于此類無過錯造成的傷害,誰來買單?

對此,福建省衛計委醫政處處長楊閩紅表示,根據相關法規,對于輸注“窗口期”血液引起的H IV感染,血站和醫療機構并不存在過錯行為。

福建省衛計委表示,盡管沒有過錯,但是將給予患兒人道主義救助補償。

調查

獻血者此前不知自己已感染HIV

記者面前的毛毛,頭發稀疏,面色蒼白,軟軟地趴在媽媽曾女士懷里。“孩子太可憐了,我39歲時才有了這個孩子,現在都不想活了。”

2010年,剛出生8個月的毛毛在福建醫大附屬協和醫院接受先天性心臟病手術治療。手術以后,一直發燒。2014年,再次到協和醫院治療,檢查 發現艾滋病病毒(H IV )抗體陽性,后確診為艾滋病。“孩子這么小,新生命才剛剛開始。”曾女士拿著一大堆藥說,“為了維持生命,孩子每天都要吃抗病毒的藥、保肝的藥、提高免疫 力的藥……太遭罪了。”

事情發生后,福建省衛計委組織專家進行調查,認為供血的福建省血液中心和實施手術的福建醫大附屬協和醫院都不存在違法違規行為。

福建省衛計委醫政處處長楊閩紅說,患兒在手術治療期間,曾先后輸注過8名獻血者的血液。經查證,確認其中一名陳姓獻血者目前檢測H IV抗體為陽性。該獻血者曾于2010年3月31日無償獻血,當時血液檢測結果合格,此后未再獻血,在本次調查前并不知曉自己已感染H IV。

綜合考慮患兒父母H IV抗體檢查陰性的結果,調查組專家認為,毛毛因輸注“窗口期”血液而感染H IV的可能性極大。

“‘窗口期’是指人體感染艾滋病病毒后,需要經過一段時間后血液中才會產生艾滋病病毒抗體,在此期間H IV抗體檢測呈陰性。”楊閩紅說,通俗地講,“窗口期”就是感染病毒后到能被檢測出來之間的時間窗。

“窗口期”是人類所有輸血治療依靠現有的檢驗手段無法規避的風險。“多數人在感染艾滋病病毒后有2- 4周的‘窗口期’,‘窗口期’感染的概率大約為50萬分之一。”楊閩紅說。

困境

“窗口期”感染者眾多、舉證困難

“做手術不是應該確定血沒有問題才能輸的嗎?我從來沒有想過輸血會出問題。”曾女士怎么也想不通,“孩子是無辜的。”

“這是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令人傷心的結果。”楊閩紅說,但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和《醫療事故處理條例》,對于輸注“窗口期”血液引起的H IV感染,血站和醫療機構并不存在過錯行為。

福建省血液中心副主任賴東生說,由于“窗口期”無法避免,但又必須輸血,所以只能呼吁捐獻更多的安全血液,獻血者應具有健康的生活方式。

福建省衛計委表示,盡管沒有錯過,但是將給予患兒人道主義救助補償。

患兒方的代理律師吳武萍認為,如果確實排除醫療衛生機構的責任,而是“窗口期”感染,則應該由相關部門按照公平原則承擔責任。“對毛毛這類病人理應建立‘無過錯傷害’的補償機制,而非‘人道主義’救助補償。這樣才能共同解決‘窗口期’感染群體的問題。”吳武萍說。

“窗口期”感染者是一個龐大的群體。據不完全統計,我國有78萬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其中經醫療輸血(包括使用血液制品)以及商業采供血感染艾滋 病的人數約為6萬余人。據福建省衛計委透露,H IV抗體為陽性的陳姓獻血者的血液還有輸注給其他兩名患者,目前衛生部門正在追蹤調查。

因為舉證困難,難以確定醫療機構的過錯責任,很多因為輸血感染艾滋病毒的人面臨困境。

除了艾滋病,據專家介紹,包括乙肝、丙肝、梅毒等傳染病都有“窗口期”。長期以來,對這些“窗口期”輸血感染群體的補償,尚未有明確的政策。

探索

可否建立“無過錯傷害”補償機制

因“窗口期”感染艾滋病毒后,患者的家庭、生活往往陷入絕境,如何救濟這些人群,已成為一個社會問題。

曾女士告訴記者,為了給孩子治病,已經花了幾十萬元,外面欠了一屁股債。“現在親戚知道孩子是這個病,都沒有人再借了。”她說,孩子看病的費用是一個無底洞。

由于身患艾滋病,曾女士孩子還受到歧視。“老鄉的小孩原來經常一起玩,現在見到都躲得遠遠的。”曾女士抹著眼淚說,“房東也要趕我們走,經過求情,才答應租3個月,不知道下次住哪里。”

毛毛因患病也上不了學,曾女士就買了一些貼畫貼在墻上,讓她認一些水果、蔬菜、動物、植物、漢語拼音等。

有關人士表示,在此事件中,福建省衛生機構將對患兒給予“人道主義”的救助補償。雖然數額不明,但是相比于很多必須經過訴訟、甚至訴訟也很難賠償的患者,毛毛已經很“幸運”了。

欧美日韩国产